澳洲东方华语电台
首页 经济 Childcare贵过私校 澳洲育儿成本为何难降

Childcare贵过私校 澳洲育儿成本为何难降

2020-02-18    来源:澳华财经在线    浏览:205  

 
ACB News《澳华财经在线》2月17日讯 新一年开始不久,澳洲私校学费上涨的消息再度传来,昂贵的私校学费又成了华人社区的热门话题。
 
不过,维多利亚大学米切尔研究所(Mitchell Institute)的一项新分析显示,工资处于平均水平的澳洲家庭通常每年在Childcare(幼儿日托)上的支出约为6000澳元,比送孩子上私立小学的平均费用还贵。
 
负担不起去私校,还可以选择上公立学校。但与上学不同的是,澳洲没有公立Childcare可供家庭选择。
 
澳大利亚的幼儿日托费用是经合组织国家中最高的之一,大约占家庭收入的27%。许多家庭在选择Childcare时只能考虑可负担性,而不是质量。
 
澳洲政府每年在幼儿教育上的投资接近100亿澳元,然而许多家庭仍然难以负担昂贵的托费。
 
米切尔研究所的分析表明,过去10年中,政府在幼儿教育和看护方面的支出增加了约140%,
家庭在这方面的支出增长更快,增幅约为150%。
 
一对平均年收入为85,000澳元的父母,通常每年会花费大约6000澳元的幼儿日托费,与政府补贴的金额相当。
 

 
对于澳大利亚最弱势的儿童和家庭来说,日托费用的影响最大。与高收入家庭相比,低收入家庭的日托费占可支配收入的比例更高,这意味着他们在其它方面的支出比例更低。
 
有些家庭则一边照料孩子,一边做兼职工作。在经合组织中,澳大利亚的非全日制工作率排名第四,并且非全日制工作人数正在增加。
 
米切尔研究所教育政策负责人Jen Jackson指出,政府会为每个上公立小学的孩子提供将近12,000澳元的资金。即使是上私立小学,家庭负担的费用也要低于幼儿日托费用,因为政府为每个私立学校的孩子提供了将近10,000澳元的资金。
 
2018年7月联邦政府宣布了新的育儿津贴政策,但许多托儿中心在政府一推出新的育儿津贴政策后,就立即抬高收费,抵消了政府津贴带来的好处。
 
去年,一位网红育儿博主、两个孩子的母亲因日托费用不断上涨,不得不辞去了自己的全职工作。“妈妈上班还是全职带娃”的话题又引起了激烈争论。
 
在1980年代,澳洲大多数双亲家庭只有一个全职工作者。现在,澳大利亚有幼小孩子的家庭中,超过五分之一都是父母从事全职工作。

 
Jen Jackson认为,澳洲应向瑞典学习。瑞典为三至五岁的孩子提供500多个小时的免费教育和照料,收入较低的家庭还可以支付较低的日托费。
 
她建议,澳大利亚的幼儿教育系统可以从私人投资转向政府投资。她援引加拿大的一项政策研究说,税收减免有利于中等收入家庭,但低收入家庭受益不多,这是因为他们无法获得足够的税收抵免来支付优质教育的费用。澳洲需要有更好的投资和补贴模式来创造一个更为公平高效的幼儿教育体系。
 
(郑重声明:ACB News《澳华财经在线》对本文保留全部著作权限,任何形式转载请标注出处,违者必究。图片来自网络)

用户评论

请您留下对本篇新闻的评论:

还能输入255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