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东方华语电台
首页 乐活 文化历史 汉代官员骑马会丢饭碗,南北朝才普及?这得从裤子的诞生开始说起

汉代官员骑马会丢饭碗,南北朝才普及?这得从裤子的诞生开始说起

2020-02-18    来源:冷兵器研究所    浏览:163  

编者按:马是冷兵器时代重要的真正和交通工具。根据考古发掘,中国人从商代就开始骑马甚至拥有骑兵了。然而,很多人可能不知道的是,对于南北朝(420—589年)以前的官员贵族,非军事人员骑马是件耻辱的事,甚至会导致丢官罢职。这是怎么回事呢?

先秦时代,马多用于驾车,极少单骑。春秋末年贵族骑马依然是个例,直到南北朝以前,中原地区上层社会的男子出行,仍然讲究乘车而不是骑马。《汉书·韦贤传》载:汉宣帝时,韦玄成以烈候侍伺惠帝庙,因为道路泥泞,不便驾车而骑至庙下,被有司弹劾,等辈数人,皆遭削爵。东晋以后,朝廷偏安江南一隅,《颜氏家训·涉务论》中说:郊郭之内,无乘马者……健康令王复性既儒雅,未尝乘骑,畏马如虎。可见当时除军事用途外,上层社会并不提倡骑乘,也是事实。为何汉晋贵族不习惯骑马?除了众所周知的当时马具不完善,骑乘难度大外,舆服制度的变革也是很大的问题。我们都知道,最早中国是穿着宽松的长袍,席地而坐。从商、周、汉、魏几朝并没有太大变化。日常车辆也是沿袭此理,驾驭战车则为立乘,长袍影响也不大。▼图为秦陵铜车马

而对于长期生活在马背上的游牧民族来说,长袍并不适用。在中国新疆塔里木盆地距今洋海古墓内发现了两条有裆裤子,这可能是迄今为止发现的中国历史最为悠久的裤子。有裆裤子的年代可追溯到3300-2500年前。在设计上,它采用三块布料,一块用于腿部,一块用于胯部,上有编织花纹装饰,腰部使用绳子扎紧。

中原地区的古人穿上有裆裤子应该是从战汉(战国到汉朝)时期开始的。赵武灵王实行的著名“胡服骑射”,就是其标志性事件。为提高军事实力,士兵的服装有了大的改变,短衣长裤取代了长袍,但而这一改变也仅限于士兵,除士兵外的其他人依旧穿长袍,着“胫衣”。胫衣类似于现在的开裆裤,没有裤腰,就只有两只裤管,套在小腿上,用带子系于腰间,于要害部位仍然保持真空,其目的是便于私溺。因为在胫衣之外,人们还穿有裳裙,在正常状态下所以不会显露下体。如果临时穿着这种服装,由乘车改为骑马的姿势,很类似于当时相当不礼貌的分开双腿的箕踞,与乘车相比显得不够气派,至于摩擦私处,自不必说。魏晋南北朝至隋,连裆裤、缺骻(胯)袍、长靿靴在非军事服饰领域的广泛使用,又为骑乘马匹准备了适宜的服装。而当时出现和流行的垂足高坐具逐步进入上层社会,更改变人们对踞坐的观感。另一方面,自魏晋以来的封闭式高级牛车不免使人感到气闷。唐代沿袭隋制,于是北朝传播而来的骑马之风,得以继续兴盛,唐初还有贵族妇女乘坐牛车,中唐以后连她们也使用檐子,男子在隆重场合都乘马,直至后世。▼图为《虢国夫人游春图》

而关于中国传统马具,我们在以前的文章《冷研说历史|女英雄也得买买买!花木兰出征前的大采购,到底都买了啥?》里已经做了大致介绍,现就常见错误问题做个简单说明。最初的马辔叫羁也称络头,络头最开始是不包括镳、衔的。《急就篇》颜注:“羁,络头也,勒之无衔者也”,现代也通称为笼头,是马匹日常携带的马具。它的基本结构最迟在秦代已经定型,不算节约枢纽外的绳索是由耳后的顶革、额革(部分朝代和地区不采用)颊革、咽革和鼻革及牵马绳构成的。▼图为《五马图》中佩带笼头的凤头骢

装配镳衔的马辔和不带镳衔笼头结构截然不同:马辔的颊革在马嘴中通过衔铁相连,鼻革只有上半部起分散承担颊革重量的作用,所以中国传统马辔镳、衔的鼻革只用上半截,实践证明,中国传统马辔在鞴马时颇为方便。▼图为陕西省博藏唐三彩马局部可清楚的看到这点

西方近代马具笼头水勒一体化的控马具和中国传统控马具是不同的。这本是中国古代马文物辨伪的常用方法之一,可惜这一常识性问题连部分国内文博单位都不能认知。在2014年首都博物馆的马年马文物展览中,就展出标明馆藏品错误修复带镳衔整圈鼻革的唐三彩马俑,实在是非常遗憾。在宁波东钱湖南宋石刻公园中笔者即看到了原始残损马石像生▼(图左可见残断的缰绳)也看到当地同样想当然胡乱复原的修复(右)。我只想说的是,真古董都修成了假古董,你们这些修复人员能不能上点心呀!

▼下图为美国大都会博物馆藏传元代赵雍的《人马图》。仅从画作马具上看,此画最好的可能是补笔,尚不能排除伪作的可能。大都会博物馆中的托名赵雍的伪作并不止这一张,美国人因异域文化差别糊涂也就算了,中国这边的文物传媒、出版单位也不加审定原封不动的照抄大都会提供的断代说明,真是无话可说。

▼下图大都会博物馆藏的另一幅比较搞笑的题为元代赵雍的《马戏图》,这个“赵雍”真是画风多变呀!国内出版物的说明文字比图还搞笑:“该画所描写的马戏题材,在古代比较罕见,画面构图精巧,众马四蹄疾奔,鬃毛毕现,马上艺人的表演令人眼花缭乱,观之险象环生,又从容活泼,人与马姿态各异,相得益彰,栩栩如生”。所有马都是一个姿势,真难为他们是怎么写出这个词的。

▼下图局部图

另外一点我们也常常听到马踏如烂泥的说法。群马正面奔腾而来,气势恢宏,因此有人认为马会踩踏人体。实际上大多数马确实不会主动踩踏人。马是很胆小的食草动物,除非儿马发情难以控制。但因马眼存在视觉盲区,高速状态可能会躲闪不及。通常情况下马匹会下意识的躲避,并不会主动践踏它们不确定的柔软物体。马非常清楚自己的价值在腿上,一但马腿受伤,必然是死路一条。人被马伤害往往是躲闪不及的冲撞而非践踏,要知道马也是肉做的,它们不是坦克。这在熟悉马的朋友是常识性问题,而对多数人是认知误区。

我一直在琢磨写些普及的东西,公众号的写作的内容应该是耳熟能详,不为认知的事物,这一期暂时先写到这儿吧,欢迎读者留言提供宝贵意见。

本文系冷兵器研究所原创稿件。主编原廓、作者冷艳锯,任何媒体或者公众号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

用户评论

请您留下对本篇新闻的评论:

还能输入255个字